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葉子》

 中午一時許,刮起了狂風,這是今年秋天裏的第一場大風,它的到來,增濃了秋之意,也添了秋之景。原本留戀在枝丫上的片片黃葉,匆匆離別和它們共同經歷明媚春天的成長,夏日烈陽、雷電襲擊的枝頭。來不急作別,來不急約定,便被這驟起的秋風卷走。它們晃晃悠悠,飄飄然然,有的在空裏打著滾,有的在空裏直線上升又斜斜地落下。有人說是葉子在風裏飛舞,“飛舞”是帶了人的情感和想像。其實離開樹枝的葉子,便是如沒有靈魂的死屍,它們只不過是任憑風的擺佈罷了!飛一段路程之後停留在某個角落,豔黃或豔紅日漸暗淡下去,繼而被人踩踏成一堆腐爛的垃圾。

  看到腳邊亂竄的葉子,我的心中默念起了這個熟悉的成語“落葉歸根”。這時足尖劃過社區清潔工揮舞著的掃帚,方才落我腳邊的葉子便被掃作一堆,堆堆在路邊的葉子等著下一步的處理。張開大口的廢物箱是它們的去處,或者有人索性一根火柴,一縷煙便是葉子最後的宿命。

   和人類丟棄的發著臭味的廢物堆作一處或是化成灰燼的城區裏的葉子,怎麼能實現落葉歸根?又怎麼能化為春泥?也許城市裏所有生命的歸宿本來如此。城裏的人,死了不也是如此?葉子和人是兩種不同狀態的生命,卻以相同的狀態告別這個世界。既然舉足輕重的人和微不足道的葉子有相同歸宿,我們為什麼不能有葉子的心態?不爭、不奪!讓生命自然地誕生,自然地凋零。生命存在的日月,默默地為人類遮陽、擋雨,讓鳥雀停留,讓蝴蝶息身!

   然城裏的人,太擁護。空間擁擠,人心也擠。今天你升遷了,我心堵了;明天你發財了,我眼紅了。惡語相傷,相互弦耀著,攀比著,蔑視著,嫉妒著。於是很多人心裏疙疙瘩瘩的過了一生。心裏的疙瘩多了,外現則咋咋呼呼地驕傲於他們所得所有的,以顯自己的能耐;他們子虛烏有捏造別人有而自己沒有的,以滿足自己的面子,企圖和別人站在一條線上。其實,“有”與“沒有”也只是自己的事兒,與他人何干?就像這葉子,同生一棵樹,但風來了,早枯的便註定要提前走的,它人能替你何為?

  自然的生活最真實,就像這葉子,經歷春天的成長、秋天的凋零 。短暫的生命,卻給世界帶來了綠意,為人類帶來了健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