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難以抗拒的“性愛誘惑”三級跳

“當男人最糟糕的一部分就是不得不在性生活中主動,就像巨大的負擔。我願意把這活全交給女人——如果有性活動的話,讓她們來控制——自己落得個輕鬆。”——男,36歲  







“我從來都不清楚自己是否知道啟動性事的最好方式。最好是用語言、或最好不用語言,還是怎麼的?我始終認定這方面有我不知道的東西。”——男,21歲

  女人想要一些說服、勸導和策略

  這些女人是在說她們想聽謊言、被欺侮而陷入受傷害的境地嗎?當然不是。她們說的是想被引入性事之中,至少有時如此。她們想要一些說服、勸導和策略,不是指銷售汽車的策略,而是更甜蜜、更溫柔的手腕。

  “誘惑”以及我所用的其他辭彙,包括“主動”在內,都歸屬“影響”這個更廣泛的標題之下。我們所有人都有影響力,始終都想彼此影響。我想對你施加影響,讓你來參加我的聚會、聽我的演講、買我的書。你想影響我,讓我與你一起看電影,或到你最喜歡的中餐館去品嘗。

  如我們所知,生物之間不互相影響的生活是不可想像的。這樣做絕對沒有錯。但影響他人的方法有好壞之別。如果我並不愛你,卻告訴你我愛你,只是想讓你上床,那當然不好,因為那是說謊。但如果我用語言或動作來暗示,讓你放下書本,和我上床,兩人都會有好感覺的話,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性邀請與同意解決用什麼詞這一問題的一個方式是從邀請的角度來考慮。邀請某人參與我們的活動(散步、進餐、展覽等等)是我們在生活中經常做的事情。邀請一詞讓我們大多數人覺得中聽——我們都喜歡得到邀請——而且它還不帶“誘惑”和“引誘”等詞的貶義。

  我認為“邀請”一詞能讓我們多一些看待性所需要的視角,尤其是在同意與否這個問題上。所有邀請的目標都是相同的:獲得另一人參與活動的同意。當然,我們實際上想要的或許不止這一點。我們可能想要她們充滿激情、對與我們一起活動感到興奮不已。但同意通常是我們可以滿意的最低要求。我們似乎明白沒有雙方的同意,活動就不可能進行。自然,在她們猶豫不決時,我們完全可以讓活動聽上去更有吸引力——“這部電影的評價非常高”或“我們可以在演出開始前在你最喜歡的餐館用點便餐”——但我們一般不會強人所難。很少聽說有人把他的妻子捆綁起來,背著她去看球賽,或在情人不想去看他想看的電影時,用各種可怕的後果來威脅她。 而且也很少見到男人會因為他的心肝寶貝不想去他想去品嘗的餐館而繃著臉生氣一周。

  我完全清楚,在過有意義的性生活和看電影之間有著巨大的區別;然而,我認為,大多數男人能很靈活地面對女人對非性邀請的答復,這若應用在性方面對他們是很有用處的。那些把自己的性主動視為邀請(不論他們是否實際上用了這個詞),並認識到這象所有邀請一樣必須獲得同意的男人是不會有麻煩的。而女人們,如前所述,喜歡這種方式。雖然我把所有關於主動的辭彙都當作同義詞使用,但始終都包含邀請與同意的觀點。

  性主動至少有三個重要的組成成分。首先是你願意提出令人興奮的建議:即實際邀請或引誘。其次是你願意被拒絕,這一話題我將在本章後面論述。第三是培養性喚起。主動與性喚起密切相連——你想獲得伴侶的同意和興趣,同時你還想培養或保持兩人的興奮度。儘管引誘與性喚起互相關聯,我把兩者分開以便討論,並在下一章中討論性喚起這個話題。

  邀請或引誘

  在發出性邀請時我們其實想做的是喚起對方的興趣、欲望和希望。你的伴侶正在看電視,坐在你身邊,或也許在擁抱你。你想喚起她的性興趣,以及對比現在更好玩的時刻的渴望。
返回列表